一日三秋,图个活着

这篇文章就当个故事看吧。

2013年,因为我们镇里的中学太远,所以就报读了邻镇的中学,其实领镇的中学也挺远,只是相对近了一点而已。我从小生在大山里,没有通公路,走到马路边最快也要 1 个半小时,遇上天气不好,就更慢了,重庆的大山不比北边,蜿蜒曲折,小时候徒步每天上学放学都要走这段路,因为小,走得慢,每天花 2 小时走到马路,再花 1 小时走到学校,运气好能碰到开拖拉机的师傅,停下来让我们跳到翻斗里稍载我们一程,起步时还不忘吆喝一声:“抓稳咯,别被抖落下去咯!” 马路上坑坑洼洼,在拖拉机翻斗里颠来颠去,几个小伙伴甚是欣喜,下车不忘站成一排给师傅行少先队员礼。

上了初中,我妈放心不下我一个人住校独立生活,于是在镇上租了一个单间供我上学,800元一年。几经周折,又给镇上小学的主任老师送米送酒,才把在公社里上小学二年级的妹妹转到镇上读书。

每周五放学,我们娘仨会回家一趟,周五下午4点放学,晚上 8 点天都黑了我们还在山里走路没到家,到了家对面山上,看见下面零星般的光点,便知道是村里的老人们还没睡觉,这个点大概是在吃晚饭了,我爷爷也是其中之一,但他不吃晚饭,只是一个人坐在家里抽着大烟杆发呆罢了,奶奶走得早,听我妈说在她还没过门时奶奶就走了,连她也没见过奶奶长什么样子。但我妈和爷爷之间的公媳关系也不好,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从得知,在我记忆里只知道他们俩经常吵架,好几次爷爷赶我妈走,上小学时,我妈会把剩饭盖锅里保温,让我和妹妹放学回来吃,然后下地里干活,有一次放学带着妹妹回家,锅被爷爷拎出来甩在了院子里,我妈晚上从地里回来看见我们兄妹没饭吃,又和爷爷吵了起来,第二天我妈就走了几里路去大队借电话,打给了在温州包工地的姑爷,我爸在我姑爷手底下干活,姑爷把电话内容告诉了我爸,我爸第二天就去坐火车了,但那时候火车也慢,回家已经是 4 5 天后了,我爸性格也有点闷,回来也没说些什么,只是腾出一间小房间,在里面砌了灶台,让我爷爷去那边生火做饭了,从此各吃各的,但还是经常我妈做好饭,就让我去叫爷爷来吃,爷爷也爱耍脾气,叫一遍他应了还不来,必须要等人去叫第二遍才会来,自从这事之后,我爸就再也没出过远门,都是在家附近打打零工。

初中三年,也没有什么回忆了,我始终是个闷葫芦,和女生说话就会脸红耳朵烫,还会结巴,说的什么事后自己也不清楚了,还会在心里面重演一遍应该怎么说,初中时也交下了几个朋友,得益于学校采用了小组制学习,8 个人一组,把桌子拼凑起来成一个大桌子,几个朋友也都是组内成员,因为在一个小组,免不了经常讨论,久而久之就熟络了。不过现在已经回想不起几个人了,只能想起阿杰、阿黄、小玲、小翠和燕子,阿杰在初中毕业后和我一起进了县里的职高,高二那年辍学跟着村里人外出打工了,不久后就回来结婚,我找母亲要了 500 块钱托人随了份礼,此后也没有了和阿杰的联系。阿黄倒是在 6 年前见过一面,我是去那个镇上剪头发,碰到了阿黄在逛街,后续也再没了联络。小玲成绩是全班第一,自初中分散后,也没了联系,不知何时起,我想起了小玲,去翻找她的 QQ 时,已经找不到了。小翠也是和我们一起上了职高,她报读的航空专业,阿杰是建筑,我读的计算机,在学校也难碰到一次,后来小翠进了学生会,早上巡检班级和在操场抓迟到的学生,倒是经常能碰到,阿杰辍学后,我也进了学生会,因为学生会的成员那时候全都是航空班的人,各个长得漂亮,都是空姐的预备生,所以报名进学生会的人排了好长一串,本来凭我的语言表达能力和长相应该也是被淘汰的,但是小翠看到了我就给会长说让给开了后门,录用了我,会长也就是航空班的班长,也是我们一个中学来的。燕子在初中是班里的班长,是个乖巧懂事的女孩,也算是我的初恋。她家里情况有些糟糕,爸妈离婚,她和爸爸一块儿住,但是她爸爸醺酒,不爱管她,好在燕子周围朋友还算多,学习也不错,初中毕业后考上了县一中,燕子在一中也遇到了些困难,时常与我吐露心声,一天夜里,燕子给我发来一条消息,“小翠跟我说你初中喜欢我,是真的吗?”我这人只要不当面说话胆子还是很大的,何况我也不明白那是不是喜欢,只能说有好感吧,到高中后没怎么见过面,这种感觉也就不见了,这下突然问起我,我思索了一下回复了个简单的“嗯”过去,许久,燕子又发来了消息:“等我 7 年吧,7 年后你还喜欢我的话,我们就在一起。”我彻夜难眠,也没有去回复她。一个月后的一天夜里,燕子又发来了消息,她说她离校了,不想回学校去,我问她发生什么事了,她说因为家里的一些事情,父亲不供她上学了,她打算去外地打工了,我想劝她,但我没有能力,我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。燕子又发来一条信息:“你能来县城找我吗?我没有地方去。”我木讷了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高中我是住校,现在已经晚上 10 点过,学校宵禁,学校又是开设在火车站旁边,距离县城需要搭班车,见我没有回复,燕子又发来信息:“我知道你来不了,不用纠结了。” 我很抱歉,最后只能劝燕子先回学校去,注意安全不要乱跑。

之后的事就没有太多记忆了,只知道燕子去了市里打工,我也在高二下学期放弃了 3+2 升学,和几个高中同学进了电子厂实习,高中只结交了两个朋友,小波和小娅,也是至今还能联系上的朋友,我们仨都进了同一个电子厂,是学校安排的实习企业,第一学期实习我和小波分配到了同一条流水线,小娅很幸运的到了料员,没有到流水线上来,第二学期实习的企业有两个,福利好的那个企业,学校自私的先分给了女生,最后剩下一个名额,是小娅的朋友不想去实习了,空出来的,实习老师跟她说可以找个人来顶替名额,于是小娅找到了我,问我要去不,我这个人那时候比较重兄弟情义,如果我跟小娅去了那个企业,那么小波就会分到不好那个去,我没有思索就回复了小娅不去。最后我和小波到了英业达,小娅去了海尔,而那个名额给了班上另一个男同学小江,高中时,小江和我一个宿舍,他陋习很多,没什么信誉,借了钱不还,还爱耍赖,爱在女生面前耍酷表现自己,这个名额给了他不知道是不是高兴的三天三夜没睡着过。在这一年,我爷爷也走了,走之前连续七天七夜没进食,就那样躺着喘气,叫了医生到家里来,医生看了连连摇头,让家里人准备后事,我妈把我爸叫回来,俩人轮班值守,爷爷五个儿女除了我爸愣是没一个来守的。第五天时,大儿子也就是我大伯带了个先生来家里,先生摆了一个台子,装模作样的一顿操作,说是爷爷如果能熬过第七天,那就能脱离危险,第七天,外地的几个儿女也都赶了回来,一堆人在客厅聊着,挨个去看了爷爷,结果第七天12点一过,爷爷便没了气息。也是在这一年,爸妈在公路边修了平房,陆陆续续村子里的人也全搬下了山,仅遗留下了这个大山中的古寨子。

实习结束后,我们都各回各家,愿意留在企业转正的同学都留在了里面,小娅也留在了海尔,至今仍在里面,也未曾再见过面。小波跟随村里人辗转了许多地方,去金华调过酒,去四川干工地,在河南做包工头,最后和隔壁班的小兰走到一起,生下了一女。我在家窝了一年,学了个驾照,后来耐不住母亲的唠叨,19年春节过后跟着舅舅到了重庆一家鞋材厂,他们在这儿干了 10 几年了,我也跟着他们干,都是些体力活,这也是我来这儿的目的,在家宅一年,胖了不少,又懒得锻炼,干脆找个体力活干,看看能不能减个肥,谁知道体力消耗大了,饭量也大了,开始还很节制饭量,后来每次工作中没到饭点就饿了,索性放开了吃,一年下来,体重不减,反而胖了 20 斤。某个休息日,手机突然收到一条消息,打开一看,是燕子发来的,寒暄的问了最近怎么样,回想起来,自那时之后,就再没有和燕子联系过了,我坐在床头,回了句:“一切安好,这么久没联系了,你怎么样了?” 燕子回:“我没什么事了,就是想找你说件事儿。” 我问她:“什么事?” 燕子说:“还记得 5 年前那个约定吗?” 我思索了片刻,那是在燕子辍学前一个月的事,她让我等 7 年,那个 7 年时间,算算应该是她大学毕业的时候,想来是不想让感情影响学习,可惜一个月后她就因为家里不供学而迫不得已离开学堂。我和 5 年前一样,回复了个简单的“嗯”过去,燕子又回了过来:“我想跟你说,这个约定作废吧,可以吗?” 在我当时看来并没有特别在意的约定,没想到她一直记得,她如果不提起,想来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记起了,见我没有回复,燕子又发来消息:“这么多年,你从来没有找过我,在我最困难那段时间,你也不在,我们之间有感情吗?” 我此刻才意识到过去的自己有多不堪回首,整日与手机作伴,遗忘了一个又一个重要的人,寒了在意我的人的心,但都过去了,我没脸跟燕子说话,更没脸见那些老同学,我拿起手机打了很多字又删掉,最后回了句“对不起,这么多年一直对你漠不关心,这个约定就废了吧。” 燕子又回复:“嗯,现在你也自由啦!” 然后又互相问了些日常的事,便结束了对话,后续也没有了联系。

现在的女朋友阿莹是我在游戏认识的,因为大家都爱玩游戏,共同话题也就多了,不过和阿莹是个异地恋,但我俩性格合得来,还都是社恐,话说一个社恐加另一个社恐,就是超级社恐了,但好像也没那么糟,阿莹在常州上大学,比我小一岁,在重庆工作那会,放五一我会坐飞机到阿莹所在的城市玩几天,我们约在南京见面,俩人第一次见面,倒也没有陌生的感觉,完全像两个经常在一起的人一样,契合度满分,国庆节阿莹又从南京飞重庆来找我玩,这时候我俩身材都还挺不错的,直到 21 年春节后,我到南京来找工作,我们同居了,然后两个人开始发胖。某天燕子通过群发消息给我发来了一封结婚请柬,她要结婚了,我这次没有回复她,我没有脸面去见她,以至于一个祝福也没发送...

偶尔回到重庆,还会和小波聚一聚,他现在已经成家立业,生活过得比较滋润,小娅还在海尔工作,因为工龄久,已经到了管理层,时不时的还在约我回重庆吃火锅,又给我吐槽想离职了,但是又不知道能做什么工作。其他人都杳无音信,社交账号也已经找不到他们的存在,渐渐的淡出了我的记忆中。今天,燕子又发来一条消息,她说昨晚上梦见我了,我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,能让人梦见一个 8 年未曾见面的人,我没有问她梦的内容,只是寒暄性的回了“哈哈,这么神奇”,然后燕子又盘问了我在哪工作,干啥跑这么远之类的,最后问了句我妹妹是不是快上大学了,我回复她:“已经大二了”,燕子说:“这么快吗?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了。” 是啊,这么久了,初中时我妈为了勤俭持家,想在镇上找个零工干,正好中学在修建新的学生宿舍,她每天就去给建好的楼层扫扫地之类的,家长会的时候燕子见过我妈,燕子住校,天天路过新宿舍,免不了和我妈打照面,就每次看到都打个招呼,上小学的妹妹有时候放学早下午也会去找我妈,燕子下午回宿舍休息也就能碰见了。和燕子结束了聊天,不知道下一次聊天又会在几年之后了,又或者,不会再有联系了。

2022年07月31日 南京


THE END


添加新的评论(*)
选择表情
已有评论 ( 26 )
  1. 1个月前
    @

    美好的记忆,内心深处的珍藏,比茅台还舒服

  2. 2个月前
    @

    感觉有类似的经历呀! 我和我对象也是通过游戏认识的, 到现在4年, 再攒攒钱就要准备结婚了~ 另外的经历是, 我在高中时候, 有一个发小突然联系我, 说等了我七年(小学我换学校了), 但是因为害怕耽误她学习, 就讲了一堆道理... 现在过去可能八年了吧, 她也过得很好, 可能只谈了一个对象, 可能也准备结婚了~ 不过现在都还把对方当作是发小.

    其实我想说的是, 珍惜眼前人~ 过去的都只是故事了

  3. 2个月前
    @
    普通人 

    平凡的故事,娓娓地诉说。

  4. 2个月前
    @

    唉,满满的都是回忆呀!

  5. 2个月前
    @

    人生无常,大肠包小肠 tieba_emotion_54.png

  6. 2个月前
    @

    原来成年人也会多愁善感啊,无论是生活的压力还是身后的动力,都是一种持之以恒的热爱。人间值得。

  7. 2个月前
    @
    ahu 

    不论真假(我愿意相信是真的),写的还是让人浮想联翩的。最主要的是,我也好似这样过,这就是人生吧

  8. 2个月前
    @

    人生无常,且行且珍惜。世间万物皆可爱,人间值得

  9. 2个月前
    @
    zhi-zhi 

    我已经很久没梦到她了
    她会梦到我吗

  10. 2个月前
    @
    ricksmith 

    可惜了燕子这么好的姑娘... 那天晚上如果你能从学校想办法去见她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

  11. 2个月前
    @
    吴桐 

    前面坑坑洼洼的是“”马路“”最早是用来马车走的,后面搬家写的是“”公路“,细节描述了时过境迁的变化

  12. 2个月前
    @

    写的好极了,看完心里有点凉。想起了我的初中和高中,马上一转眼,又要过去好多年了。

  13. 2个月前
    @

    刺客到此一游。

  14. 2个月前
    @

    阿呆一定是个大帅哥。 tieba_emotion_54.png

    1. 2个月前
      @
      阿呆 博主
      @saber

      相貌平平,为人老实 tieba_emotion_89.png

  15. 2个月前
    @

    看完了,好多感慨在心里。

    1. 2个月前
      @
      阿呆 博主
      @苏三州

      “没有遗憾,也满是遗憾”

  16. 2个月前
    @
    2broear 

    可惜

  17. 2个月前
    @
    璇枢 

    看完了 tieba_emotion_47.png

  18. 2个月前
    @
    K 

    好长。

  19. 2个月前
    @
    maqg 

    用的都是代号名字。这应该是叙事文,散文,码字挺多的。,

  20. 2个月前
    @

    为啥我的 评论被吞了?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