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哥

本博客所有文章皆源于我的故事,并非编造,写出来的原因是看了一些叙述风格的小说,所以自己也想试着记录,便于以后翻出来查看,不喜勿喷。前几篇的故事线横跨10年,现在写点还能回忆起的事件吧。

周五那天,春哥放学后去陈老师家饭店院子里骑停放在这儿的嘉陵摩托,他家离学校有50公里左右,上学放学都是骑摩托的,我不会骑摩托,初中时我爸教我骑,结果摔倒后被排气筒压着小腿烫了很大个油泡,就再没骑过;平时周末我也很少回家,顶多去城里瞎转转,春哥来骑车时我正在陈老师这儿吃盖饭,看见他顺手打了个招呼,春哥年龄比我大4岁,但我们是同班同学,他上学期间爱打架,被带去温州打了几年工又回来读书,就和我同班了,回学校他也不再打架了,但还是不爱学习,班级倒数,但是他这人能处,很多同学借钱就是拖着不还,他不一样,守信用,借了最多一周主动还钱,还的时候还不忘带点零食来分享,加上他后来联系县里的一个志愿者协会,申请在学校组建一个分会,最后经过学校领导介入,这事就办下来了,我也被他拉着加入志愿者,后面我俩也熟络了起来;春哥问我:“疯子,跟我回家不,带你去我老家玩玩。” 「疯子」是我在学校的外号,起因是名字里有个「锋」,也不知道是谁开始叫的,慢慢的所有人都这么叫了;我想着也挺无聊,干脆就跟春哥去他家看看:“好,你等我吃完这口饭!” 饭毕,刚坐上摩托车后座,陈老师就追了出来,手里还拎着一个头盔,嘱咐我俩注意安全,然后把头盔递给了我。

还没到春哥家天就已经黑了,这时正是入秋,夜里挺凉的,春哥也冻着了,他停下摩托,下来对着公路边滋了泡尿,我也跟着滋,滋完俩人围着摩托车排气筒和发动机伸手取暖,我给春哥讲起了学摩托被排气筒烫伤的事,正讲着突然听到一阵锣鼓声,还有唢呐的声音,循声望去,后边的公路弯道竟出现了一只丧葬队伍走来,我和春哥连忙起身骑上摩托离去,此刻刺冷的寒风刮在身上也不觉得冷了,直接一下到了春哥家里;他家在一个小乡里,房子是新建的还没装修,他爸妈都是保险销售,平时就住在县里租的房子里,也不在家;进屋后春哥就在柜子里翻出来两包泡面给我安排上了,我问他:“你爸妈都不在家,你回来做么子?” 春哥咧嘴一笑:“他们明早就回来了,明天我带你钓鱼去。” 夜里跟春哥挤在一张床上,很快就睡着了。第二天醒来时春哥已经在楼下洗摩托车了,我问他:“你爸妈呢,几点回来?” 春哥洗着摩托,没有抬头: “不回来了,咱钓鱼去。” 我跟着春哥到了一块地里,拿着锄头挖了点蚯蚓就去了池塘边,这池塘里大鱼少,钓了半天都是小鱼,最后全放生了,我其实不爱吃鱼,也不爱钓鱼,春哥看出来我钓鱼太无聊,提出来骑摩托带我转转,然后就带着我到镇上转了一圈,加了个油又回去了。

班里有个女生我们叫她「大炮」,她自己的QQ昵称也叫李大炮,我是通过小娅才跟大炮有些熟络的,小娅是我同桌,大炮和小娅同一个宿舍,她俩经常走在一起,大炮也经常到座位上找小娅一起去厕所,慢慢我跟小娅那些朋友也熟了;我和春哥在他家阳台上吹牛,大炮发来条消息,内容是:“今晚我过生日,18点到xx店吃饭,记得参加!” 她大概以为我在学校,所以通知的我有些晚,殊不知我现在身在遥远的乡里,我给春哥看了这条消息,他没有犹豫:“走吧,我送你去县里。” 我本想拒绝春哥,然后给大炮说抱歉,但是春哥很坚决要送我,我俩就往县里去了,在路上我还给大炮汇报了一下情况:“我在春哥家里,已经在去县里的路上了,但是不能准时参加,不好意思了!” 一会大炮回了消息:“你俩一起来,到了联系我。” 将近晚上19点我们才到县里,春哥把车骑到了饭店附近,让我自己进去,我给春哥说大炮让我俩都去,春哥或许是觉得本来并没有邀请他,是因为我的原因才又邀请了他,再者就是春哥平日里与大炮也不熟,略显尴尬,于是说:“你自己去吧,我去我爸妈那拿点下周生活费。” 我跟春哥告别,站在店门口给大炮发了消息说到了,这个店是在路上面的,需要上一坡台阶,进屋后又要上一坡台阶才算真的到店,你可以理解为是在一个山体斜坡上的样子,重庆这样的建筑很多。发完消息我转身看着过往的车辆,还在想着春哥会不会难过,突然有人在后面拍了我左边肩膀,我扭头看左边啥也没有,右边肩膀又被拍一下,直接转过身看见是小娅在拿我开玩笑,她马上后退一步说:“你来的太晚了,大家已经吃完饭了,他们马上就下来,你在这儿等着吧!” 果然刚说完就一行人下来了,大炮、小会、莎莎、强子、大飞,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的,加上我和小娅共8人;小娅和大炮、小会、莎莎四个女生是一个宿舍的,强子和大飞也是班里的男生,属于捣蛋的一类,我们也不熟,传言他俩分别是小会和莎莎的男朋友,另外一个男的我只知道是经常和强子大飞玩一起的别班混混,他见我后眼神与我交流几秒,然后就转身跟大飞说打车去KTV吧,大飞伸手拦了一辆车,带着小会坐上去了,强子没打算上,过来跟小娅说让她先上去,小娅说她跟我坐,强子又去和大炮说,大炮倒是没说什么,就坐了上去,她这个生日反而感觉是强子在一手操办一样,然后莎莎也上去了,4个人就坐着一辆车去了KTV,强子又拦了一辆出租车,我们剩下4个人也坐上去了;车上,强子开口跟我说话了:“疯子,大炮生日你得意思意思啊。” 我明白他的意思,但还是问了句:“怎么意思法?” ,强子说:“你出100块钱吧,大家都出了”。 我算是看出来了,他特意支开大炮不跟我坐同一辆车,就为了这事,先去让小娅上车,如果小娅上了车再去让大炮上车,这样留下莎莎可以多个人引导我「交钱」,如果小娅不上,那么莎莎就跟上去; “恩对对,她生日的份子钱都放强子这儿的”, 这是另外个男生在说话,也是给强子打协助的,强子怕我有疑虑,又说:“你不信你问小娅吧,是不是大家都出了100”,然后又拍了下副驾驶的靠背问小娅:“是吧?” 小娅实话实说:“确实是每个人出了100”, 我也不能把层面搞僵,就从裤兜里掏了100给强子,强子拿出分子钱把这100一起叠了进去,然后给旁边那个男生说:“耗子,给烟啊”,「耗子」递了支烟给我,我没收,因为我不抽烟;其实过生日收份子钱的操作在学生时代很正常,一般生日的人出大头,其他人凑点小头。

没多久就到了KTV,强子似乎是这儿常客,一进门就和店里的工作人员开玩笑去了,然后过来个工作人员领我们去了包厢,其实我不喜欢去KTV,不喜欢这儿的氛围,主要还是不想和这种混混一样的人进。大家吃着果盘,几个人抽着烟,小会和莎莎也抽着烟,莎莎一手夹烟一手拿着麦克风在唱歌,她唱的确实不错,声音很唯美、很柔和,小会则在和强子他们玩骰子,小会拉着小娅加入玩了一会,然后小娅以不会玩为由退出了游戏,掌管点歌机去了,我知道我那100块钱肯定是强子私吞了的,或许真的每个人交了100,但是大炮肯定没管我收,所以我打算把这100喝掉,让强子没法留在口袋里,KTV的啤酒14元一瓶,我坐旁边一连喝了5 6瓶,然后又拿着酒瓶去和大飞他们碰酒,强子似乎觉察到了,过来悄悄和我说少喝点,钱不够结账了,其实这酒喝了我没啥感觉,就尿多,我向强子表示懂了,喝完手里那杯,跟他说我出去透口气,然后到KTV外面的路灯下坐着,看了眼手机此刻才夜里11点,但这边比较偏僻,已经没什么人了,我靠着路灯电杆,不知不觉睡着了,感觉睡了很久很久,醒过来时一看时间才过去了半小时,眼睛还有些迷糊,没想到这啤酒还有点后劲,刚把手机息屏打算再眯一会,小娅发来消息问:“你在哪,他们解散了”,我说我在门口,隔趟一行人就拉拉扯扯的出来了,出来强子问我现在要去哪,我说:“不知道,我再散散步吧”,然后大炮拉我到旁边单独跟我说话:“小娅说他们找你收钱了?” 我点了个头说:“没事,大家都出了,我也出一份正常的,就是没能吃到饭,下回你请我吃顿饭吧”。 大炮也没再说什么,问了句:“你去哪睡,这个点回不了学校了吧,要不你跟我们一起,我去给你开个房间”, 我也猜到了他们下一步的想法,并且早就想远离他们了,所以拒绝了大炮,我说:“我去我亲戚家住一晚,不用管我,你们去吧”! 然后大炮转身回归了“队列”,小会拉着小娅,让她也一起去,大飞他们也叫小娅跟他们一路,小娅说她马上回家了,就不去了,随后他们6人就朝着KTV的南边走去,小娅家在县小学后面的小区,要往北边走,我对小娅说:“走吧,我送你回家”!

我俩往北边走,这个点路上连车都没有一辆,小城显得格外寂静,很快到了岔路口,我说:“这边是你住的小区吧?你自己可以过去吧”, 小娅没回答,问我去哪,我说再走走醒醒酒,头有点晕,然后找个宾馆住,小娅说:“我再陪你走走吧,我其实这个点回不了家,回去我爸不得把我腿打断了,我都是说这周在学校补课的。” 我问她:“那你刚才怎么不和大炮他们去?” 她有点生气的说:“他们几个去开房,我跟着去谁知道发生什么事,大炮只是去帮忙付钱的,她是真的要回家的”,我才知道如果小娅跟他们去了,可能几个人趁着酒劲把小娅也害了,至于大炮后来是不是回家了我也无从得知了。我向小娅提出:“不然咱夜爬旗山吧”? 小娅说:“你喝多了是吧?晓不晓得你在说啥?” 我说:“我清醒的差不多了,反正没地住,要不要去爬旗山”? 小娅也没拒绝,我们就往旗山那边走了;旗山是县里北边一座城边山,多高我就没有数据了,反正也挺高的,有好几条登山路,其中有一条比较大的路旁边有很多坟地,我俩就选择了另外一条侧路上山;酒喝多了尿也多,走一段我就让小娅去前面等着,我拉完尿再追上去,在半路时还遇到一对下山的情侣,俩人手拉手下山,遇到我们时搭了几句话,我找那个男的顺了个打火机,就这样终于在凌晨3点半到了山上,山顶上风也挺大,我搞了堆枯树叶,捡了点树枝生起了火;我和小娅坐在火堆前取暖,打起了小娅刚转到我们班时爱哭的玩笑(可查看此文第四段),聊着聊着就都困的不行,在火堆旁背靠背睡着了,醒过来时是早上7点过,刚醒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,怎么会在山上,一起身就听见后边哎哟一声,是小娅失去了“靠背”倒地了,我这才意识清醒了些,回想起了昨晚的事,竟然跟个傻逼似的半夜要爬山,这不是喝醉了是啥?虽然有意识知道在做什么,但是有些决定是不会通过理智选择的;小娅起身还嘀咕了句:“你绝对脑子有点问题”;我们身上都酸痛,腿也麻了,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欣赏了一番日出,然后一起下山直接回了学校补觉。

周日晚上有晚自习,下午离校的学生都会回到宿舍,我是在下午4点左右被室友吵醒的,起来后一个人去陈老师那吃饭,去了发现小娅小会4人也在这坐着聊天,强子几人这会不在;陈老师见我来了,走过来问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事,我其实到现在还没清醒过来呢,脑子里嗡嗡的,问陈老师我忘了啥事,她才说给我的头盔没还给她,这才想起来头盔还在春哥摩托车上,正说着春哥就骑车来了,把头盔给了陈老师,陈老师笑眯眯的问吃点啥,大炮站起来对陈老师说了几个菜,然后招呼我和春哥过去坐,陈老师问大炮今天怎么这么大套,我悄咪咪的说了声她昨天生日,陈老师意会了就去和她妈妈炒菜去了,上桌时还送了几盘菜,春哥这顿饭他没有推脱,还支支吾吾的解释了昨天不去是因为要去父母那的原因,这顿饭也算大炮“弥补”我那顿饭了。

现在的春哥在哪?
和春哥最后一次见面是在2018年,他找我借了1000块钱,几天后得知消息他报名参军了,从此联系也少了,2021年,微信收到了春哥发来的1000元转账,至今他仍在军营生活。


2022 年 08 月 21 日 南京


THE END


添加新的评论(*)
评论已关闭
已有评论 ( 15 )
  1. 3个月前
    @

    我爱我兄弟,他骂我变态 tieba_emotion_52.png

    1. 3个月前
      @
      @袁某人

      我把你当兄弟,你却想上我 tieba_emotion_88.png

  2. 3个月前
    @

    “「疯子」是我在学校的外号,起因是名字里有个「锋」”

    貌似很多人都是这样,名字中带锋的都会有个疯子的外号。

    “正讲着突然听到一阵锣鼓声,还有唢呐的声音,循声望去,后边的公路弯道竟出现了一只丧葬队伍走来”

    惊悚电影既视感,锣鼓喧天,撒着纸钱开路。

    春哥的诚信真的可以啊。

    感觉像看小说一样,追更。。。

    PS:多分几个段落吧,眼睛都要看花了。

    1. 3个月前
      @
      阿呆 博主
      @冰剑

      下次一定哈哈哈

  3. 3个月前
    @

    “结果摔倒后被排气筒压着小腿烫了很大个油泡,就再没骑过”

    我也是学车的时候不懂离合器使用,直接油门加到底飞出去了撞到墙了,直接心理阴影最后再也没骑这种125摩托车了。

    "但是春哥很坚决要送我,我俩就往县里去了"

    “春哥”太够哥们了这人能处啊!

    “我才知道如果小娅跟他们去了,可能几个人趁着酒劲把小娅也害了”

    卧槽,太TM真实了,那时候我感觉初中特别乱...什么狗血事件都能发生。

    ...

    现在的春哥在哪?

    至今他仍在军营生活。

    挺好。

    ps:页面 大小 500% 阅读最佳

    1. 3个月前
      @
      阿呆 博主
      @叶开楗

      难怪你博客字体那么大😂,或许是我手机小的原因,看我自己博客字体感觉刚刚好。

  4. 3个月前
    @

    小娅起身还嘀咕了句:“你绝对脑子有点问题”。感觉这句话很点题。

  5. 3个月前
    @

    才开个头就结束啦?

    1. 3个月前
      @
      @maie

      生活还不是在继续吗?
      未来还在续写,挺好的。

    2. 3个月前
      @
      阿呆 博主
      @maie

      你以为刚开始,其实已经结束了。

  6. 3个月前
    @

    小娅要是不喜欢你。。。我直播吃翔。。。哈哈

    1. 3个月前
      @
      阿呆 博主
      @苏三州

      这口翔你是无福消受了...

  7. 3个月前
    @

    故事应该还有下文 tieba_emotion_76.png

    1. 3个月前
      @
      阿呆 博主
      @UI柒

      你期待的下文是如何发展的 tieba_emotion_76.png

      1. 3个月前
Top